您的位置:首页  »  邊荒淫史之紀千千

慕容垂把紀千千捉到手已經近半年了,原以爲自己英雄蓋世,很快就能令美人傾心,哪料到這位絕代佳人對燕飛死心塌地,應憑他如何體貼關心、如何展示魅力,甚至耍手段要挾。她就是對自己沒半點愛意。這使得慕容垂甚爲郁悶。

  這天晚上,剛吃過晚飯,小詩就說身體發困,要回房休息,紀千千知道她最近身體一直很虛弱,也沒在意。小詩走后,紀千千馬上坐上床開始練起燕飛教給自己的氣功,暮色逐漸降臨,窗外細柳隨風迎動。紀千千只覺得體內忽然變得異常燥熱,根本無法凝神聚氣,接著渾身酥軟,身體竟開始越來越敏感,高挺酥胸前兩朵紅梅自覺地挺立起來。接著下身的小穴亦開始酥癢,雙腿不由自主地互相摩擦。

  “怎麽會這樣,難道是練功出差了嗎?”

  紀千千此時已滿面紅霞,心中绮念叢生,不覺中蜜穴里淫水潺潺流出。

  “不對,一定是有人放藥!”

  紀千千猛然醒悟過來。就在這時,一臉淫笑的慕容垂大搖大擺的推門而進。

  紀千千久處花街,一向對藥物非常敏感,普通春藥她一聞就能知道。可晚飯是小詩親自下廚做的,她根本就未有戒心,而慕容垂用的又是迷族中的禁藥“浪紅顔”,紀千千疏忽之下竟著了慕容垂的道兒。

  “哈哈,千千,現在感覺如何啊?朕等了你這麽久,今天終于可以好好疼你了”

  “慕容垂,枉你身爲大燕君王,竟用如此卑鄙的手段,我甯肯一死也絕不受你淩辱!”

  紀千千指著慕容垂鼻子怒罵,行走江湖多年,這還是第一次這般激動,渾身竟不由自主的打顫。如果被這個畜牲玷汙,她將一輩子愧對燕飛。話音落下,紀千千猛一咬牙根,決定以死保住自己的貞潔。

  慕容垂忙用重手法制住紀千千的氣戶穴,使她在解穴前如同常人般無法運用內力,可終究晚了一步,香舌已稍破,少許鮮血從嘴角流出。慕容垂把她扶住,看到她嘴角的鮮血,竟笑嘻嘻地湊上去用舌頭添去。

  紀千千穴道被制住,雖然可以活動,卻使不出真氣,想到自己即將受這畜牲的淩辱,兩行熱淚滾滾而出……看到紀千千風華絕代地躺在面前,慕容垂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得意。

  紀千千努力和體內的“浪紅顔”抗拒著,額頭上滲出了豆大的汗水,但身體卻逐漸的脫離控制。下體如螞蟻咬一般,酥麻得厲害,蜜壺內更是春水泛濫,把亵褲濕了個透。春藥逐漸侵入紀千千的意識里,她不時有想要讓慕容垂徹底的玩弄自己的淫蕩心里,又不時告誡自己一定要守住,千萬別對不起燕飛。汗水把全身都打濕了,她漸漸地再難以與體內的欲火向抗衡……“不可以啊,我不可以對不起燕郎啊。小詩、風娘,快來救我啊。”紀千千雙腿用力合緊,害怕被他看到自己腿間已然溢出亵褲的淫水,同時想起小詩和風娘,立即大聲呼救。

  慕容垂抓住紀千千的雙踝,把紀千千一雙美腿分了開來,“哈哈……淫水都流到外面了。千千如此聰明,難道還猜不出是誰給你下的藥嗎?,小詩和你一樣浪,昨日被朕操一天,爽到死去活來。這幾天都休想恢複。至于風娘嗎,她早在十多年前就是我的跨下之臣了。”

  紀千千雖有猜到,可真聽慕容垂說出來,還是覺得天旋地轉,被最親近的人出賣,讓紀千千刹時失去了繼續抵抗的意志。

  ??慕容垂由著她發呆,緩緩地替其寬衣解帶。片刻間紀千千已是身無寸縷,當被剝得光溜溜,完美無瑕的誘人肉體徹底暴露在他的眼前時,他不由驚歎眼前這是一幅完美無瑕的誘人胴體,紀千千如象牙雕塑的女神一般,香汗淋漓、渾身軟癱,靜靜躺在床上,星眸無神的看著自己,雖然還未從剛才的打擊中醒來,可春藥已經徹底將她身體點燃了,絕色嬌美的芳靥暈紅如火,白皙嬌美的挺直玉頸下一雙柔弱渾圓的細削香肩,那一片雪白耀眼的中心是一雙柔軟玉滑、嬌挺豐盈的少女椒乳。

  那晶瑩雪白得近似透明的如織纖腰盈盈僅堪一握,柔美萬分、雪白平滑的嬌軟小腹下,兩條修長嬌滑的雪白玉腿含羞緊夾,一雙玉滑細削的粉圓小腿下一對骨肉勻稱、柔肉無骨的渾圓足踝。

  ??慕容垂兩眼發光直勾勾的盯著紀千千這美麗的胴體,想到自己竟能趕在燕飛之前奪得這人間絕豔才女的紅丸,慕容垂不由性奮,大雞巴充血的都痛了。

  他急切的撥開紀千千保護胸部的手,雙手用力揉搓著紀千千雪白豐滿,彈性十足的乳峰,紀千千本能的用小手徒勞的推擋著慕容垂的祿山之爪,卻如蜻蜓撼柱般徒勞無功。

  ??慕容垂淫笑一聲,雙手用力一捏,痛的紀千千慘叫一聲,渾身抽搐,從剛才失神的狀態里醒來。見到慕容垂正在對自己乳房大肆玩撫。不時用舌頭輕添或用嘴吮吸那堅挺如櫻桃的乳頭。而自己卻已經無法控制自己了,只覺得身體像火燒一般,迷失在情欲之中。

  ??慕容垂乃是色道高手,平生自是御女無數,所以並不著急去占有這個朝思暮想的美人,他把雙手往下分開紀千千的玉腿,卻只用手撫摸紀千千大腿內側,感受她大腿上那滑膩細嫩的肌膚和柔軟的感覺,並不時用手指撫弄她的秘穴。

  ??慕容垂淫笑道∶「呵呵,千千!你想朕玩弄你的小穴嗎?別再讓自己難受了,你不是一直都想探求生命的意義嗎?等會朕一定保證讓你欲死欲仙!讓你體會到什麽才是生命的意義。」??剛回個神來的紀千千羞怒的叱道∶「胡說!你這個淫┅┅啊┅┅賊!」淫字剛剛出口,慕容垂手指一探,插入了她的小穴,使得她不禁「啊」的叫了一聲才回過氣來。開始還用盡全力夾緊雙腿,但身體里的淫欲已經完全被春藥激發了出來,每當慕容垂粗糙的手指插進她的陰唇時,她的下體都輕微的抽搐一下,而這種抽搐反應隨著慕容垂手指的越來越頻密的抽插也就越來越強烈——強烈到慕容垂都感覺到了的地步!

  紀千千面色绯紅,雙腿發軟,已經無法控制自己了,只覺得體內像火燒一般,下體也發出陣陣地顫栗,她不自覺地享受著愈益升高的愉悅快感,心中的痛苦被肉體的歡快一層層地擊破抹滅,逐漸的完全被慕容垂支配,她只覺得有個聲音再腦海里回蕩:“我要啊……快點來愛我啊,”紀千千努力地去想燕飛,希望他可以幫自己抵抗那個淫蕩的聲音,可當最后的一點理智完全迷失在情欲之中時,燕飛立刻灰飛煙滅了。

  紀千千終于瘋狂了,淫水從下體滾滾而出。雙唇一張一翕,努力想從喉嚨里發出呻吟聲。她緊閉著雙眼,享受起慕容垂給她下體帶來的種種刺激來。

  慕容垂將指頭從蜜穴中拉出來,滿手都是濕膩膩的淫液,他把手指提到紀千千的眼前,透明的春水在燭光下閃著淫欲的色澤,紀千千羞怒地把頭轉開。慕容垂微微一笑,把手指伸進嘴里,將淫水都含在口中,然后一埋頭親吻住她濕潤的朱唇,雙手同時捧起紀千千的玉頰讓她沒法擺脫。

  紀千千無法躲閃,只好緊閉珠齒,不讓慕容垂得逞。正相持時,紀千千忽然感到下身有異物入侵,原來慕容垂那長達九寸的神槍正在她的桃源洞口輕挑淺逗,令她本已亢奮的身體接近崩潰邊緣,不禁將身體向前,希望得到更深入的慰藉。

  同時貝齒亦不由一松,慕容垂舌頭立刻迅速進入,身體早已迷失在春情里的紀千千只是短暫的一猶豫,酥軟無力的香舌就再不受自己的控制,和慕容垂的舌頭緊緊的纏在一起,紀千千雙眼露出淒迷神色,櫻口中的香舌和慕容垂的舌頭纏繞在一起,剛剛的痛苦都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無比的興奮,兩人互相吸吮,兩唇相合,熱烈的吻、吸、吮、含。紀千千把剛才慕容垂含著的自己淫液全吞了下去,這有若火上潑油,讓她更加欲罷不能。

  雙唇熱情濕吻良久才分,慕容垂也不再和她糾纏了,兩手一放,往下分開了紀千千的玉腿,頓時,她那芳草如茵的桃源洞口早已完全打開,昂首的金芒肉棒漸漸接近,抵在她濕潤的秘洞口,雙手將美臀托起,熱騰騰的肉棒抵在紀千千的穴口,然后一挺腰,就將自己的大金槍緩緩的插進紀千千的處女小穴。奪去了天下萬千男子夢寐以求、人人敬仰孺慕的才女紀千千珍貴的貞操。

  “啊……啊……”

  慘叫聲中,貞節的處子落紅和淫蕩的蜜汁愛液順流而出,破身的痛苦使紀千千她脫離了慾火焚心的控制,卻不由自主地摟緊了慕容垂雄壯的虎軀。

  當慕容垂插入紀千千的體內時,雖然感到洞穴窄小,但每每可以憑藉著之前充分的潤滑,以及陰道嫩肉的堅實彈性,硬是將粗大的肉棒插了進去,慕容垂只覺得自己的肉棒被好幾層溫濕的嫩肉包裹住,穴外的根處和兩粒睾丸亦是被陰毛緊緊纏繞。

  等了一會,待紀千千的嬌嫩小穴完全適應后,慕容垂就開始勇猛的沖刺起來,恍惚間他有如回到了哪個自己戰無不克的戰場。正在對最后的一座城池進行攻擊,只要成功就可以一統天下。

  慕容垂瘋狂沖刺,紀千千可就慘了,每一槍都用盡全力,龜出棒盡,每次的沖擊都直抵花心。她的嫩穴被他如瘋似狂地撻伐著,只刺得紀千千手軟腳軟,每一下的刺激都似突破了紀千千的防御,直接攻陷了她的芳心,令紀千千欲仙欲死,嫩穴當中淫液猶如湧泉般不住噴泄,那種暢快真非筆墨所能形容。

  “哎……別……好深啊……喔……你……啊……求求你……別……別那麽快……千千……唔……哎……千千要死了……好……好深……喔……好酸……哎呀……你……你太大了……嗯……你好……好有力啊……哎……插的千千……喲……不……哎……你再快點…好爽…啊……再深點……太爽了……你……唔……你插的……插死千千了……”

  紀千千口中開始不住喊出發自內心的呻吟。她不禁柳腰搖擺、挺直、收縮,慕容垂一把托起紀千千臀部,繼續抽送,一面揉摸著紀千千的乳房,從這角度紀千千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的私處,柔軟的陰毛和濕潤的花瓣,以及一只不斷進出自己花心內部的肉棒。

  親眼看見慕容垂肉棒抽插自己秘穴的激烈攻勢,紀千千雪白的雙腿開到極限,緊夾住慕容垂不放,粉嫩豐滿的玉臀,急擺急舞旋轉,配合慕容垂猛烈攻勢,無不恰到好處,就位色藝雙絕名震天下的才女,表現的比三流妓院的婊子還下賤風騷,慕容垂把手放在她的雙乳上,用力按住揉捏,挺動下身抽插起來。佳人纖腰款擺,玉臀熱烈迎合著他的動作。蜜壺內一片溫暖濕潤,巨大的玉莖帶出陣陣浪潮,順著她晶瑩的玉臀流上床單,房間里響起了他的小腹用力撞上她的股間的清脆聲音。

  紀千千一面呻吟,一面癡迷的望著慕容垂,現在紀千千腦中只有慾念,什麽端莊貞節、淑女形象,這絕色才女都不管了,久蘊的騷媚浪態,淫蕩之性,被引發不可收拾,她這時玉乳被揉得要破,桃源被插得魂失魄散,酸、甜、麻、痛集于一身,媚眼如絲橫飄,嬌聲淫叫,呼吸急喘。

  看到才女嬌容騷浪之狀,簡直不像是自己認識的守禮矜持的紀千千,再次吻上其誘惑的紅唇,雙手緊摟她,深吸一口氣后挺動粗壯長大的肉棒,用勁的猛插紀千千迷人之洞,只恨不得將全身力氣都發泄出來,下腹撞擊她豐滿的蜜桃,激起陣陣淫水浪花。慕容垂微微出汗,真氣在百脈膘急滑利的流動,通體舒泰無倫。

  他發泄自己高昂的情慾,享受紀千千嬌媚淫浪之勁,欣賞她豔麗照人之姿,無盡無休,縱情馳樂。

  從兩人身上滴下的液體,不但包含了紀千千私有的蜜汁,落紅,還加上兩人辛勤工作飛灑出的汗水,及兩人嘴角不自禁滴下的唾液,不僅濕透了床單,更流到了地上,在房內的燭火照耀下,妖異地閃閃發光。

  忽然紀千千纖細合度的嬌軀在慕容垂身上后仰,豐碩的乳房劇烈地顫動,全身一連串劇烈、不規則的抽慉,皓首頻搖,口中忘情的嬌呼:「啊……啊……好舒服……要……嗯……要泄了……」蜜壺內蠕動收縮,慕容垂只覺得陰莖周圍的數層嫩肉一陣強烈的痙攣抽慉,好似要把他整個擠乾似的,一陣從未有過的快感直沖腦門。他知道紀千千要高潮了,雙手按住她的雙肩,貼上去一陣快速迅猛的聳動。紀千千口中一連串快活的哼叫,忍不住泄了出來。慕容垂繼續頂著開合的花蕊不住沖擊,探手依然用力的揉捏她柔軟的酥胸,紀千千陣陣顫抖,輕輕的哼著,下體不住湧出灼熱的浪潮。

  慕容垂貼到她耳邊笑道:“千千,床上都成汪洋大海了…”紀千千嬌吟了一聲算是回答。慕容垂又將她翻轉過來,曲起她的雙腿往胸前推去,俯身壓上去繼續頂著開合的花蕊繼續沖擊,探手依然用力的揉捏她柔軟的酥胸,紀千千星眸半閉,不住喘息的任慕容垂施爲,久銷魂的呻吟又響了起來,下體不住湧出灼熱的浪潮。慕容垂感受著身下的濕潤,將玉腿架上雙肩,略微放慢速度,退出時只留龜頭夾在蜜唇間,插入時又重重撞上柔軟的花蕊,她的眼神逐漸迷亂,口中無意識的歎息呻吟。

  這時房里除了不停抽插「噗嗤、噗嗤」的淫水聲,又加上了從紀千千口中傳出越來越大聲的淫叫聲:「啊……不……啊……啊……好……哥哥呀……你……干死我好了……我……不想活了……啊……啊……再深……深一點……啊……」“千千,朕要你叫我夫君。從此以后你只屬于朕一個人。”

  這時的紀千千哪里還想的起自己最愛的情郎是燕飛啊,聞言用力抱住了慕容垂,“好夫君,我愛你,千千願意爲你做任何事。”

  聽到這個追求良久的絕代佳人,終于被自己給征服了,慕容垂立時覺得龜頭一麻,玉莖終于開始噴射,強勁的精液打在她最深的子宮內,紀千千根本沒想到要阻止慕容垂射精在自己體內,以避免懷孕,一陣陣的精液沖擊,也一次又一次的把她帶上高潮的顛峰,靈魂像是被撕成了無數塊,融入了火熱的太陽,再無彼此之分。

  紀千千經過了絕頂高潮后,整個人完全癱軟下來,肌膚泛起玫瑰般的豔紅,溫香軟玉般的胴體緊密的和慕容垂結合著,臉上紅暈未退,一雙緊閉的美目不停顫動,慕容垂低頭看著懷中的這位被作爲邊荒的象征的美人,心中豪情萬丈,終于把這最難攻的堡壘征服了,他也不急著拔出肉棒,輕輕柔柔的吻著懷中的玉人,雙手更是在柔軟的白玉肉體上翻山越嶺,盡情揉捏愛撫。

  紀千千只感到全身有一種打從娘胎起,便不曾有過的快感遍布全身,隨著慕容垂的輕薄,剛才殘余的高潮快感又一次的在她身上高漲。她立起身來,睜開妙目深深的看了一眼慕容垂,然后按住他的肩,微微俯起上身,把肉棒放在自己小穴前輕磨起來。將的雪白豐滿的雙峰在慕容垂面前蕩漾,慕容垂不由握住了用力揉捏,肉棒馬上再次充起。她的動作逐漸熟練,挺動的幅度也越來越大,溫暖的愛液沿著玉莖流到了他的下腹,慕容垂讓龜頭頂住花蕊,握住她纖細的柳腰劃著圈兒,紀千千輕聲呻吟出來,“夫君,我還要,快給我”

  一陣又一陣不顧羞恥的呼喚,紀千千只覺得自己似已溶化成水,任得慕容垂的操控之下蕩漾飄搖,她早已渴想著性愛,渴想著慕容垂能再一次給她一陣又一陣的強烈沖刺,將她的芳心和肉體全盤占有,徹底征服。

  偏偏慕容垂卻是好整以暇地撫玩著她的胴體,感受著她的熱情,在她將要高潮之際又緩了下來,這樣掌握著她的感官,教紀千千叫天不應、叫地不靈,在就要爆發的當兒舒泄下來,又在他一次又一次的輕薄之下欲火狂升,紀千千雖是不住嬌嗔,媚態萬千地向他邀寵,奈何慕容垂卻是完全依著自己的步調,一點不漏地只是愛撫著她,將紀千千的敏感地帶、要害處和激情點全然了如指掌。

  紀千千渴望著爆炸,渴望著男人的征服,渴望的都快要瘋了,奈何慕容垂還是輕重自如地玩弄著她,紀千千幾有個錯覺,她正沈醉在永無止境的天堂之中,在慕容垂的擺弄之下,仙境就在眼前,偏偏那種盡情崩潰臣服的快感卻又是如此遙不可及。

  “哎……”正當紀千千不知已是第幾次在高潮面前失足,渾身上下都已被快感充實的當兒,慕容垂已經有了進一步的動作,而且又是無比強烈的。

  他一手扶著紀千千春柳般的纖纖細腰,一手抱住了她勾著自己腰間的長腿,調整著紀千千的姿勢,竟僅憑腰力一送,就將欲火正熾的鋼槍整個插入了紀千千窄緊的幽谷中,直直地占有了她的蕊心,而且是一下又一下連環不斷地沖刺著,那強猛的勁道,頓時使得紀千千體內欲火徹底爆發,一發不可收拾,一口氣便被拱上了天堂。

  強烈的沖擊之下,紀千千痛快地嬌呼起來,熱情迸發的胴體再也無法自制,本能地配合著他的沖刺而顫抖著、迎合著,拚命地抵著他的腰厮磨著,好像發了燒似的渾身滾燙、情熱不已。

  慕容垂不只是干得又快又猛,每一下都重重地擊在紀千千的敏感之處,重重地將她的羞恥心和抵抗心擊潰,讓紀千千風情萬種地迎合起來,那沈重的沖擊,要她再一次感受到什麽是真正的狂風暴雨,而且他的鋼槍又燙又粗,粗壯槍尖的每頂得幾下,早已濕淋淋的紀千千已舒服地泄了出來,一陣淫雨已化成了山洪爆發,那強烈的洪流被慕容垂的鋼槍帶著泄了出來,不半晌已染得兩人腰臀處淫漬班班。

  痛快無比的紀千千爽的眼前一黑,幾乎就要暈了過去,偏偏他的戳刺那麽火熱,讓她渴求的幽谷熱情無比地吸吮著他的火燙鋼槍,不只讓男人能大逞所欲,也讓她完完全全地接收著、感受著那火熱所帶給她的無比愉悅,使得原已泄到酸酥難當的紀千千,竟很快又勉力挺動起來。

  在男人的狂抽猛送之下化爲渾身充滿欲望的蕩婦,愈來愈是淫態橫生、樂在其中。使得紀千千早忘了一切,狂野地浪叫著,整個人纏緊了他,承受著那種沒頂的快意,感到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膚,都在男人的攻擊下快樂地酥麻了。心甘情願變成了慕容垂的私有玩物太過強烈了,紀千千實在撐不住這種幾可滅頂的快樂,不一會兒她已將陰精泄得飄飄欲仙,任憑慕容垂享用著她天生就是要媚惑男人的胴體。

  此時慕容垂已是真氣澎湃,汗流浃背,大喊道:“千千,你是朕一個人的,朕要你給朕生個兒子。”

  紀千千雪白的喉嚨隨著不停顫抖,連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都看不清楚,只知道淫亂嬌吟的答應,道:「夫君救命啊,妹妹……好快樂,千千只……屬于皇上……一個人……千千願意爲皇上生兒子。」慕容垂這時再也忍不住了,放松精關,把陽精狂射入她體內。在欲仙欲死的幾死複蘇下,泄身泄了不知多少次的紀千千再也無法支持了,她叫了最高昂的一聲,身子似都在那爆炸下碎成了片片,全身一陣強烈無比的抽搐,終于快活的昏了過去。慕容垂也趴在她身上沈沈睡去。

  再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早上,看著床上紀千千的背影玲珑有致、曲線柔美,皮膚白皙中透著紅豔。赤裸的胸前清晰的乳溝,下半身一雙美腿看起來粉嫩白皙修長,真是天生的媚骨尤物。慕容垂輕柔地把他的手伸進出紀千千的懷里,左手捧住她乳房的下緣,伸長舌頭開始在乳尖處畫圈,手指也溫柔的在乳部輕輕擠壓,淡紅的蓓蕾很快發硬聳立,他迅即撲上吸吮,如火般的狂熱。這時紀千千已經醒了,但由于武功盡失,使她無力阻止,悲淒迷亂的失陷心情,使得紀千千閉著雙眼,毫不抵抗的讓慕容垂盡情地玩弄,男人的吻暫態地印滿她的胸前,他雙手狂浪地扯在紀千千身上遊走,誓要解放她僅有的心靈。

  昨日激情交歡的畫面,也不斷地在紀千千的腦中回映著,紀千千她對自己的墮落,感到很是不可思議。

  “不……我當時是因爲給下藥了。”紀千千她在心里大聲地呐喊著,可現在春藥的藥力已退,而她心里也很清楚,自己完全可以不用在這樣被他擺布了,但是她卻沒有拒絕慕容垂的亵弄,只是完全沈醉在昨日淫悅的景象中,因爲……又開始有快感了……她知道自己是被那種欲仙欲死的快感給征服了。

  這樣的事實對紀千千來說打擊是太大了,使她深深地沈淪在自己的恥辱和內疚中。

  仿佛很久以后,紀千千才驚覺到慕容垂正壓在自己身上,靜靜地看著自己,而她全裸的胴體上,男人狂熱的視線正視奸著她美麗的身軀,慕容垂的眼睛搜遍紀千千她每一寸的肌膚,然后他的手也跟隨他的眼睛,撫摸著紀千千她光滑的皮膚,特別是那堅挺的乳房,慕容垂輕柔地愛撫著它們、玩弄著她的乳頭,慕容垂驚喜地發現只受一點刺激,紀千千的乳頭就已經挺立了起來。在比前幾次快的多的時間里,紀千千已經開始用急促的呼吸和輕聲的呻吟回應著慕容垂的愛撫和觸碰,男人滿意著紀千千的反應……慕容垂他停止了玩弄紀千千的乳房,手由紀千千的大腿推向腰際,看著緊繃的大腿和芳草淒迷的蜜穴,玫瑰般的陰戶色澤特別瑰麗,帶點清晨的露水,飄散著少女的體香。紀千千的上身仰躺在床上,阖著雙眼靜靜的迎著慕容垂的撫觸,雙腿微微顫抖地被慕容垂撥向兩旁分開著……滑過絲綢般滑膩的豐腴的小腹,慕容垂伸手進去時,手指很輕易就滑入紀千千恥骨下面的肉縫里。紀千千的肉縫已經濕淋淋,柔軟的肉壁纏繞著手指。

  “啊!……啊啊!!……”紀千千的喉頭顫抖,扭動屁股……讓慕容垂的手指進入更深的地方。陰道猛烈收縮著,一股股女人的淫液從陰道深處火熱地噴出……慕容垂把紀千千的一只腳起,讓他的肉棒剛好頂著紀千千的小穴,慕容垂出盡全力向上一頂,肉棒隨即完全插入小穴之內,紀千千她不得不叫起來:“不……不要這大力……慢一點……噢……”

  慕容垂的大雞巴正頂得紀千千欲仙欲死,慕容垂沒有理會紀千千的哀求,他的肉棒還是大力地在紀千千的肉隙里一出一入地抽插著,慕容垂感到紀千千的花園仍然十分的緊窄,每一下抽插都把他的雞巴磨得十分舒服,加上紀千千的每一下呻吟聲、求饒聲都使慕容垂更加興奮。

  慕容垂勝利似地騎在紀千千的身上,一陣陣快感使慕容垂知道他挑起了紀千千的性欲,他要征服這個女人,所以特意地猛抽狠插了起來……紀千千絕世的臉容上,生出一種不可言喻地快感表情,她舒服得魂兒都飛上天,不斷地搖動著臀部,挺高了陰戶,小嘴里大叫:“好哥哥!……唔……唔……美極了!……舒服透了!……好夫君!……你……唔!……唔!……你是千千的好丈夫!……千千要你天天都疼我!……呀!……”

  “好娘子!你還怨我嗎?”

  “不了!……不怪你了!……哎喲……你是我的好夫君……哎……好哥哥…啊…舒服……呀!……你碰到千千的花心了……千千給你奸死了……快要死了……”

  紀千千更是高高地舉起她那雙修美細致、雪白動人的玉腿,努力地配合著慕容垂的干弄,在被浪翻騰的水床上形成了一個淫靡誘人的V字型。

  慕容垂緊緊地把紀千千壓在身下,像是一頭瘋狂的野獸般地,狠狠地狂馳插干著身下熟豔火熱的女體。床上的紀千千一副淫靡情蕩、過激興奮的表情,嘴里不停地哎哎哼哼著,她正欲火燃燒、饑渴淫亂地高舉著那雙分開的美腿,任由男人騎乘在她美好豔麗的胴體上,狠命地?高自己屁股,一下一下的狂扭配合著慕容垂挺動抽干的腰身,慕容垂正恣意地撫玩著屬于自己的紀千千,貪婪地品嘗著紀千千那動人的紅唇、酥胸、雪膚、細腰和她那聲聲令人聽得血脹贲張、情欲激蕩的浪叫聲……“啊!……插死千千了!……啊!……好熱!……好癢!……啊!……啊!

  ……”巨大的肉棒,火熱地沖刺著濕潤的肉穴。

  一邊感受著欲火的沖擊,紀千千的耳后一邊傳來了慕容垂混雜著喘息的低吼,“唔……真好……好個冰清玉潔的紀才女,千千你……你的肉體真棒……又緊……又會吸……又能夾……呼……真好……讓人干幾百次都不會厭……真是好淫蕩的淫娃豔穴……好個天生的浪才女……小浪蹄子……唔……夾的真美……”

  “啊!……啊!……啊!……好夫君……啊!……搞死…千千了!……”過激的紀千千,只覺體內欲火如焚,竟是燒的無比熾烈,一心只想著那神槍的狂攻猛打,雙腿緊緊地夾著慕容垂的身體,全身軟顫著……小嘴里盡是春意蕩漾的嬌媚呻吟。

  “干!……操死你這蕩婦!……干!…搞死你!……看你還能不能裝著一副聖女樣!……”慕容垂故意地羞辱著正被搞得欲死欲仙的紀千千,紀千千急促的呼吸喘氣,瞬間啜泣的呻吟著、那種呻吟聲隨著熱烈的淫水湧出,更加深慕容垂奮力抽插時快感的程度。

  “說!……你是誰的女人啊!……說!……紀千千的淫穴要給誰插啊!……”

  “啊……慕容垂!……千千是……啊!……是慕容垂的女人!……啊!……啊!……浪妹妹要……大哥哥插!……啊!……快不行了!……好夫君!……千千好舒服……啊!……好美!……啊!……啊!……這大……的寶……貝……人……家快受……不……了……了……嗯!……好……就是這樣……嗯!……哎唷……子宮……頂到了……啊!……唷!……啊!……哎唷!……真棒啊!……”

  房間里淫穢的氣氛,遮掩著紀千千脆弱的理性和自尊。隔著窗外一抹淡淡的陽光,火熱搖晃的床上,紀千千縱情地聲聲呐喊淫叫著,聲音時高時低、斷斷續續地,像是要把無盡的情欲全部發泄出來似的。在床上汗濕火熱的女體,誘人的豐乳、肥臀、纖腰……她高舉著兩條雪白修長的大腿,好象是久逢雨露,急需要男人的滋潤般的,純熟且急促地擺弄著她的屁股,讓整個曲線優美的胴體隨之上下擺動,飄散的長發以及上下晃動的雙峰,任由著男人恣意地淫弄把玩著。

  慕容垂眼前的紀千千,被自己挑逗起壓抑己久的春心,放浪地迎合著自己的抽插,口中不停發出放浪的呻吟聲,使慕容垂更加瘋狂淫干著……“啊!……好哥哥!……啊!……不行了!…啊!…不行了!……喔!……千千!……好美!……啊!……要泄了!……要泄了!……啊!……千千不行了!

  ……再深一點!……嗯!……啊!……快要丟了!……啊!……”紀千千鬓發蓬松,銷魂的呓語著。

  “嘿!……嘿!……好夫君還要千千再說一次!……千千,你是誰的女人啊!

  ……快說!現在是誰大雞雞在操千千你啊!……”慕容垂得意地奸淫著。

  “啊!……是,你!……是……是慕容垂你這冤家!……啊!……啊!……啊!……慕容垂是……龍……千千的男人!……嗯!……好美…啊!……不行了!

  ……啊!……千千以后……也都是屬于你的!……好哥哥,好夫君!啊!……你這冤家,頂死千千了!……啊!……要泄了!……要泄了!……啊!……啊!

  ……”

  高潮中的紀千千,胴體渾身顫動著,她的雙手更是在慕容垂的背上胡亂地抓搓著。

  此時此刻,紀千千芳心深處淫亂放蕩的劣根性已被慕容垂完全挑起,興之所至,縱然理智尚在,卻已無法阻止本能的需索;此時的她已被異樣的快感完全蓋過,下體暢快感如浪拍潮湧般撲來,舒服得她渾身發抖,頓時間,什?羞恥、慚愧、尊嚴,全都丟到一旁了,本能地聳起了豐臀,嘴中發出了鼓勵的呻吟……慕容垂感覺到紀千千的陰道中一陣收縮,熱熱的陰精噴灑到慕容垂的龜頭上,黏滑的淫液,正一股股地流出。被壓在慕容垂身下的紀千千,正像條蛇般地緊纏著慕容垂;緊頂在花心上的燃燒火棒,終于舒坦地射出,汨汨地陽液強勁地沖向紀千千陰戶的深處……淫液激射中的慕容垂,用力的親吻著紀千千的小嘴,而紀千千也熱烈地回吻著慕容垂,雙手抱著慕容垂肩膀,一雙修長的玉腿緊緊夾著慕容垂的腰,嬌軀痙攣似的抖動著。臉上余韻盎然、紅潮浮泛的紀千千口中發出夢呓般的吟聲,全身軟癱在床上,淫液慢慢地由她小穴深處泌出……狂亂地激情過后,慕容垂把身體翻到紀千千身旁,不斷吻著紀千千的臉,而紀千千側像小鳥依人的抱著慕容垂,兩人親蜜夫妻般地交頸而眠,慕容垂喃喃地輕喚著仍在陶醉中的紀千千,看著從她身下流出的精液……之后這些天來,紀千千都在慕容垂懷中渡過,小嘴被慕容垂日夜不停的親吻,下體也常被慕容垂的大肉棒所填滿,每日朝夕相對、不停交合,令紀千千的身心在不知不覺中發生了無法挽回的可怕變化,心防徹徹抵抵地被摧毀,她本就不是逆來順受的人,對自己失身于慕容垂,又常懷著自慚和羞愧之心,因而越來越逃避著不敢想、不敢去面對現實,再加上慕容垂連日來交歡時所說的甜言蜜語,更令紀千千意亂情迷,再也提不起反抗的念頭,因此,每每在交合時,都會用力的抱著慕容垂,抵死奉迎!希望對方盡量把自己征服,占有!

  而慕容垂是何許人,自然明白紀千千的心態,更加落力配合,大力抽插,誓要令紀千千再也離不開自已!

  就這樣,一推遠一拉近,紀千千便漸漸地迷失在慕容垂有心、自己無意間預設了的情欲迷宮之中;那被高度滿足的肉體,更讓本來貞操潔節的心在不知不覺中臣服在慕容垂的胯下,肉體對她的依戀愈來愈深,再非當日玉潔冰清的紀千千了,最后,她就這樣變了慕容垂的人,不論是身,還是心,甘願成慕容垂的奴隸。

  而這以后慕容垂也從此足不出戶,每日都在房中渡過,而皇宮中則經常傳出男女交合,抵死相迎的聲音。